瑞秋

五五六六七七八八

改变主意留在地球

【原创】恐龙

《恐龙》


我站在这里,又一次站在这里,充满悲伤。

我是个护士,每天帮各种病人换洗纱布包扎伤口,取挂点滴。

日子过得很平常,但是人们却不知道怪物已经蠢蠢欲动。

城里发现了第一具尸体,身体残缺的不成样子,到处是血骷髅。

见到那场景的人们都吓坏了,他们不敢推测那具尸体生前经历了什么,或者是什么样恐怖的生物才可以做出这样的杰作。

后来,人们才知道,那是恐龙。

恐龙不止一只,它们偷偷地进攻,慢慢侵入这个城市的每个角落。



我站在医院的天台上,我的同事在我旁边,他们在照相。

他说,你笑一笑啊。我一抬头便看见他关心的样子。

就是,要开心啊。旁边的女生过来挽起我的手臂。

可是我只能感觉到沉重。

我仰头看向空旷灰沉的天空,感觉心中堵塞,一时间涌上来几层的悲伤。

我流泪了,止不住的流泪。

站在天台上,我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悲伤。

但我不知道理由。


恐龙要来了。

我们科室的主任说。

大家一下惊慌起来,悉悉索索地发出各种声音。

什么叫恐龙要来了你说清楚!有人已经开始慌了,声音都变了调。

当然有慌的人,也有不慌的人。

隔壁的女生默不作声,手里在磨着一把红色锯子,眼睛还警惕着扫视其他人。

我还看到有些人把科室里唯一的刀具拿在自己手里。

身边同事担忧的看着我,我释然地拍了拍他们肩膀。

不知为何,我很坦然。

我也不过是个救死扶伤的护士,鬼门关并不差我一人。

人在世上,终难逃一死。




办公室的宁静被第一声尖叫打破。

人们知道那代表着什么。

大家开始逃亡——在狭小的办公室里,与恐龙躲猫猫。

可是恐龙真的太聪明了,它一直在黑暗处观察人类,然后伺机出动,往往收获不小。

我看着它们杀死一个一个人,我的脚步已经僵硬了。

我并不是害怕,这场景仿佛经历过似的。我只是僵硬着,看着这个地方和这些转瞬即逝的人——我的同事们。

眼睛里被溅入了血滴,耳边充斥着昔日同事们的惨叫与痛苦声。

我多想像神父安抚世人一样,告诉他们,上帝会保佑你,阿门。



但我确实有了一些悲伤。

当我确切看到发生了什么时,这些悲伤比之前又更加深刻。

那个攥着锯子的女人转过头来,她的锯子沾着刚染上的新鲜血液。她盯着我的眼睛说,这人太吵,会把恐龙引来这里,要不然躲在这里的你和我都会死。

我突然恍然大悟了,原来我在躲着吗,那我当然得出去走走了。



我对拿着锯子的女人点了个头,离开了那里。

刚转身,映入眼帘的是一张滴着不明液体的嘴,还有要将我耳朵震聋的嘶吼。

我站在那里,动也不动,直视着那只恐龙的眼睛。它也不动了,像是在思考。

我不觉得这种动物能有什么思想,总不会看在我英勇无畏的样子上不吃我。

所以,恐龙还是咬了我。

但是我没有死,我只是变异了。

我看了看手上长出来的绿色指甲,舔了舔嘴里冒出来的獠牙,加入了它们的行动。

最终我失去了意识。




醒来后,我脑子一片空白,发现自己站在医院熟悉的天台上。

周围人正嚷着一起照相。

我被他们欢乐的气氛所感染,终于忍不住心里的悲伤,哭了起来。



-FIN

生日快乐 永远自由

【农坤/丞坤】心思


*勿上升
*现实向,主农坤含丞坤
*多点小红心小蓝心啦,爱你们♡

-

陈立农阴沉着脸,左边耳语的两人实在让他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。

下一秒范丞丞的手就搭上了蔡徐坤的肩膀,他抿了抿下唇,一言不发的转过头。

这样的情况有很多次了,他们两人旁若无人的互动。

范丞丞向来是毫无遮掩的,他把自己对蔡徐坤的喜欢公然的宣示于天下。成天像个小孩只是黏着蔡徐坤,毫无包袱的把他哥逗笑再顺理成章获得一个爱的抱抱。

实在是,令人非常不爽。

可偏偏蔡徐坤就吃这一套,他喜欢范丞丞这样活泼好动的弟弟,平常傻乎乎的,逗弄起来又非常上手。

他根本不知道范丞丞对他的那点心思。

——就如同他不知道我的心思一样。陈立农想到这,又暗暗的笑了。

我的哥哥啊,真的是太迟钝了。

所以不知道周围有多少渴望的眼睛在盯着他。

想得到他。

-

陈立农曾经在见面会上这样说过,“谁会不喜欢美好的东西呢?”

美好的东西,自然是要得到的。

他偏过头看蔡徐坤的反应,发现蔡徐坤也在看他,就给了他一个笑。

就是那种平常一样的,乖巧的笑。

他知道蔡徐坤喜欢他的听话。

再一回头他却看到范丞丞听到他的话后认真的点了点头。

那是对他话的一种认同。

陈立农不着痕迹的移开了目光,他的乖巧与不动声色还停留在脸上,内心却对范丞丞的反应不屑一顾。

迷人的玫瑰自然带刺,只有我适合摘下他。

演唱会当晚,蔡徐坤的手又过敏了,原因是范丞丞上了他的床。

陈立农皱了皱眉,喊住准备去房间找蔡徐坤的范丞丞,

“范丞丞”

“我想和你说点事。”

-

“叩叩叩”这么晚了是谁?

蔡徐坤放下药膏,打开房门。

“农农?”

“我想你应该不好擦药,我来帮你吧。”对面的少年笑的纯真善良,让人难以拒绝。

不只是手,还有脖子上也星星点点有着红疹。

陈立农用手沾了药膏,在蔡徐坤脖子上涂抹着。

这些红疹,有些已经靠近锁骨。

陈立农盯着那块皮肤,觉得手有些难以控制。

白皙的锁骨上沾染的红色斑点,看上去像是被人留下的吻痕。

陈立农咽了下口水,觉得下身有点火烧似的难耐。

他又咽了下口水。

“农农…?”“啊?怎么了坤坤”

蔡徐坤看着陈立农愣神的样子,忍不住笑起来想用手去揉他的头。

然而手被陈立农抓住了,

“早点睡吧,坤坤。”

-

慢慢的从某天开始,大家发现蔡徐坤身边总是会跟着一个陈立农。

而当队友问起范丞丞时,他也只是摇摇头不说话。

他是没法不失落的。

那天蔡徐坤过敏,陈立农和他说的话让他意识到,原来在他不知道的时候,一些事已经发生了。

那天陈立农拦住他,表情略带抱歉的说:“因为你的亲近,所以坤坤才会又一次过敏,坤坤很困扰,你以后还是少靠近他吧。”

范丞丞看着眼前不比他高多少的人,“你怎么知道坤坤很困扰?”

闻言,陈立农对他笑了,用一种很无辜的眼神看着他,“因为我和坤坤在一起啊。”

然后丢下一脸难以置信的范丞丞,扭头走了。


范丞丞一开始是不相信陈立农的那套鬼话的。

陈立农白切黑,也只有蔡徐坤看不出来。

陈立农说他和蔡徐坤在一起,难道他们就在一起了吗。

相信陈立农我就是蠢蛋。

范丞丞在心里默默诅咒了两句。

可是那天晚上,范丞丞收到了来自陈立农的一条私聊信息。

陈立农说,坤坤睡了。

他点开一看,是蔡徐坤睡在床上的照片。

范丞丞把手机扔在旁边,

他闭上眼睛,不再说话。

没什么可说的了。

-

蔡徐坤已经睡着了,陈立农坐在他的边上。

这几日以擦药为由,每个晚上都来这里。

蔡徐坤对他真的很放心,陈立农叫他睡觉他就躺在床上乖乖的睡觉了。

毫无意识的躺在床上,真的让人有机可乘啊……

陈立农眼神暗了暗,他对蔡徐坤的欲望早就在心里肆虐生长着。

他克制不住的靠近那副无数次在梦中交错缠绵的身体。

要是他现在对蔡徐坤做什么,蔡徐坤也不会知道。

他早就想……

可他最终还是没有做什么,

他只是俯下身,在蔡徐坤的耳垂后留下温柔的一吻,

然后深沉的笑了,

“哥哥,来日方长哦。”

所有的一切,

都在我的,


——意料之中。

-FIN

【原创】蜘蛛

《蜘蛛》

这是个脑子有问题的人没错了。

和我住在一个屋檐下,我根本想忽略他的存在,却没有办法不关注他的存在。

他从来讲不出完整的句子,身体永远瑟缩在一起,这让他看起来总是别人矮了一截。

还喜欢说话时咬自己的手指,我不着痕迹的移开视线,心中暗暗作呕。

胆小就罢了,还有妄想症。


“你难道看不见吗?那些...是那只大的......像巨人一样.........它两个眼珠盯着我...比我还高...我根本跑不动...”

他又来了,我翻了个白眼,这段时间他比之前更加精神不稳定了。

我真想摆脱他,我说,“你能不能闭嘴啊,你在说什么东西?我真搞不懂,你害怕你就搬出去,让我落个平静也好。”

我走到他面前,居高临上的俯视着他。

他忽然抓住我的手,我被吓了一跳,赶紧抽出手大声对他喊,“你干嘛?有毛病。”

我赶紧走开了,他在后面喊,“你不知道吗?那只蜘蛛,他只在夜晚出现!”

我脚步顿了顿,嘴角忍不住讽刺的笑了一下,我要是相信他,那我也是脑子有问题的人。


那天夜里,他一改往常夜里喃喃自语,而是大肆叫嚷起来,甚至把周围的东西都摔在地上。

各种碎渣,我进来时就看到这幅场景。

要不是杀人犯法,而且这个人是我的合租,我早就......

我也没干什么,我揪住他的领子,“我警告你,你再这样胡说八道我就打死你!”

他手脚不停挥舞,眼神惊恐,“它又来了!我要死了,它有房子那么大...不!它比房子大的多!那只蜘蛛!它还会说话......”

我看到他手指着我背后的墙壁,那什么也没有。

我实在听不下去他的胡话,他却突然跳起来指着我身后,“那只蜘蛛,它来了!它要吃人了!”

我受不了了,打算一拳下去让他闭嘴。

但我没看到我的身体已经被一团黑暗笼罩住。

三秒之后我感受到身体被撕裂的痛,我的内脏被拉扯成几份,血液冲刷着整个屋子。

我想,我太自大了,所以以为自己看到的就是事实。

原来真的有蜘蛛。


感谢上帝,我还能在蜘蛛的嘴里看这个世界最后一眼。

还有他,看着我被吃下去,没说话也没有动。

他在笑,我的眼珠即使已经被咬碎也看得清清楚楚,那是一种阴森让人不寒而栗的笑。

在身体慢慢被吞噬时,我也在回顾我这短暂的一生。

说到底,我是无知的庸俗的一个人。

要不然,我也该知道他和那只会说人话的蜘蛛早有过会面。

我早该知道的,这一切都是阴谋。


-FIN

【原创】21度车厢

《21度车厢》

命运在死神面前一文不值。

开着冷气的21度车厢,充斥着冷漠的社会气息。

我觉得胸口闷闷的,可能是下雨的缘故。

而对于人们普遍的冷漠和麻木,我是了解的。

抱着孩子的女人不放弃的给孩子喂食,头靠在座子上一直沉睡着的中年男子,右后方沉默不语的黑色装扮的年轻情侣,还有个别零落的人们。

我早就意识到那个男人有问题。

他的眉毛杂乱无章,脸上有着短小的胡须。

神情似笑非笑,眼神却又隐约带着着兴奋。

身穿红色的汗衫,脚踩一双黑色鳄鱼鞋,在阴沉的环境下显得突兀。

一根不知名的烟卷叼在嘴里,他慢悠悠的晃着,停在一个人面前。

对面的是一个小姑娘,穿着一身素雅白裙。

可能有二十,也可能没有。

姑娘抬起头,似乎不知道即将发生什么,只是愣愣的看着眼前莫名其妙的男人。

男人“呸”的一口吐掉嘴里的烟,

“小妹妹,我烟掉了,你帮我捡下呗”

小姑娘没有动静,她有点僵硬,应该是有点被吓到了。

我静静地看着这些,发现周围的人大概都在忙着自己的事,而无人好奇这样细腻的角落。


我对接下来发生的事不感到意外。

“叫你捡没听到啊”

“啪”

男人给了姑娘一个耳光,姑娘跌坐在地。

这样的声响终于引起了周围人的注意,或许吧,但他们无动于衷,看着姑娘被男人打得无法反抗,奄奄一息。

我抑制不住的战栗,极力控制着自己的躯体让它不再发抖,连呼吸都不敢惊动空气。

不只是愤怒,同情,还有庆幸。

——还好不是我。


直到最后,姑娘死去了。

她浑身是血躺在地上,就这么离开了这个世界。

没有犯过任何罪,没有做错任何事。

只是飞来一场横祸,而死神选中了她。

又或者死亡才是解脱吧——就存活于这个世界而言。

那个男人嗤笑了一声后离开了,没有一个人拦他。

空气静的只能闻到地上那卷烟残留的味道。


在巨大的波涛翻涌中我惊醒了,

环顾四周,原来此刻我还在寒冷的21度车厢。

周围的人依旧在不停的忙碌。

我知道的,他们总是这样忙碌,一日复一日。

接着,就有一双鳄鱼鞋出现在我视线里,

我抬起头,看见了面前站着的红色身影,

他说,

“小妹妹,我烟掉了”

“帮我捡下呗”

-FIN

真能撩啊...

爱了🔒

   Forever

【国才】Lovesick(Untact背景)

Lovesick

“呀!刘永才!”金力灿在门口皱着眉头喊,“你也太舒服了吧!”

崔準烘推了推躺在地板上呈大字状的刘永才,“永才哥,起来了~”

刘永才一动不动,善良的忙内不忍心,只好求助的看向门口站着的方容国。

方容国什么话也没说,只是嘴角的弧度显示了他的好心情。

对于刘永才的放肆,方容国从来不管,甚至可以说是宠溺。

作为队长的威严,使得其他成员私下不敢和方容国多打闹。

可是刘永才不一样,他一点也不怕他。

他对成员们的反应不以为然,像小猫用树枝去逗大老虎一样,刘永才知道,方容国内心也是渴望阳光的。

他喜欢和方容国聊天,讲从别人那里听来的好玩的事,就像孩子一样,笑起来一双眼睛弯弯的,方容国看着他,也温柔的笑。

有时刘永才也会安静下来,听方容国淡淡的说着那些悠长的事。

难能可贵的聆听者。

他有点幼稚,也很可爱。

只有刘永才,让他觉得能够有能够理解自己的人。

他不愿意把心里事说给别人听,可是刘永才愿意走到他身边。

他是特别的,方容国心里清楚。所以难免有偏心的情况,只是有时会被金力灿看出来,不过他也不会去解释什么。

刘永才那孩子啊,是太过干净纯粹的人了。

不想伤害他。


吃过饭的午后,大家坐在院子里大眼瞪小眼。

最先提议去钓鱼的刘永才没去钓鱼,郑大贤好笑的看刘永才钻进房间,和其他的成员起身去拿了钓鱼竿。

“容国哥,你要去吗?”文钟业手中拿着最后一支鱼竿。

“没事,我就在这晒会儿太阳就行。”方容国坐在椅子上摆摆手。

文钟业懵懵的点了下头,走到外面去找郑大贤他们了。

方容国走到屋里,不出意外,刘永才已经睡着了。

侧着躺在地上,身子蜷成一团。特别小的一只。

方容国无声的端详着他,不经意间抚摸着刘永才的脸。

是鲜活的生命啊。

细ni的皮肤和柔软的质感,足以让人感受到自己是活着的。

大拇指的指腹摩ca着微张开的唇,方容国低下头,吻住还在沉睡的刘永才。

唇齿间厮磨着,舌tou伸进身下人的口中交错缠绵。

忍不住的,方容国吻上刘永才的脖颈,舌头tian舐着往下移动。

“哥…?”方容国一时僵住了身子,

刘永才不知什么时候醒了过来,说话还有些鼻音。

“…我先出去了。”方容国不知道该说什么,打算离开房间时被刘永才抓住了衣服。

“可以的。”什么?方容国以为自己听错了。

“永才你知道我不该……”“哥,可以的。”

方容国撑住地板吻上刘永才,和之前不同,这次的吻带着强势与占有欲。

刘永才两手无力地放在耳朵两侧,承受着方容国的亲吻。

就像方容国这个人一样,他的前xi冗长而有力,刘永才头发已有些被汗湿,软软的贴在脸上,不时发出一两句隐忍的呻yin。

“可以吗?”

刘永才点点头,下一秒被贯chuan的疼痛就使他叫出声来。

“哥…好疼……”刘永才红了眼眶,“不要了……”

方容国安抚的吻了吻刘永才的眼睛,开始缓慢的动起来。

他逐渐加快速度,刘永才有些受不了想逃开,被抓住了身子,到最后时已经完全软成一滩水。

方容国狠狠撞ji了几下换来几声呜咽,两人便一起释放了。

刘永才已经完全没力气了,乖乖的窝在方容国怀里。

方容国搂着刘永才,亲了亲他的鼻子,

“我爱你。”

END

宿舍line日常 03

03

从那以后,刘永才有些避着文钟业。

金力灿发现这个现象后乐了,在待机室休息时问他:“你终于不和那个慢细胞待在一起了?”

刘永才看向他哥,委屈巴巴的说:“我再也不要见文钟业了…”

金力灿看到刘永才的小可怜样心里咯噔了一下,莫不是文钟业那小子背着我对刘永才干了些见不得人的事吧!

只听刘永才小声的说:“文钟业的皮肤不知道为什么变得那么好!可是我长痘痘了…他还说什么长痘痘没事!他这是站着说话不腰疼!”说到后面还有些气鼓鼓。

金力灿笑了,他松了一口气,原来是这事。

他又一想,文钟业平日里总是霸占着刘永才,都没他的地儿。怎么能不趁机整一下那小子呢?

金力灿心里偷笑了一下,咳了下嗓子,见刘永才看向他,便正经着脸说道:“你不知道吧?钟业这几天喝完酒都问我他皮肤是不是变好了,不停叫我摸摸他的脸,我就说他怪不正经的。”

刘永才抖了下嘴角,勉强露出一个笑容,“啊…这样啊。钟业真的长大了啊……”

从那以后,刘永才都跟金力灿待在一起,不再回房间和文钟业一起睡。

文钟业心里特别委屈,心想我到底做错了什么要这样对我╥﹏╥

文钟业心里不开心,连汉堡都不想吃了。

他想问问刘永才,可是一回宿舍,金力灿就把刘永才拉到自己房间,啪的关上门。

文钟业真的觉得特别委屈,他去找郑大贤,“大贤哥,永才哥是不是不再喜欢我了…”

郑大贤觉得摸不着头脑,“你为什么这么想?”

文钟业说了这几天刘永才都不愿意见他的事情,郑大贤突然“啊”的拍了拍头,

“那天在待机室我听到力灿哥说的话了……”

刘永才蹑手蹑脚的打开房门,刚进去就被人抱住了。

“钟欧巴……”

“哥…不要再躲着我好不好……”文钟业抱着刘永才不撒手。

“钟欧巴…我……”“我知道你长了痘痘,但我根本没有嘲笑你的意思!”

一定是郑大贤那个家伙……刘永才刚想着突然感到文钟业抓住了自己的手,

“哥你摸摸看,最近我也长痘了!”

手摸到的地方是一个新长出来的痘痘。“我们现在一样都有痘痘了!”

“噗”刘永才揉了揉文钟业的脸笑出声,“傻子~”

“那哥可以回我的房间睡了吧?”文钟业一脸期待的看着他,

“嗯…”刘永才摸摸脸眨眨眼睛,“好啊。”

文钟业眯着眼笑了笑,他开始期待明天早上力灿哥的反应了。

宿舍line日常 02

02

“啪”金力灿打掉了刘永才的手,“说了不许摸。”

刘永才收回手,小声嘟囔了句,“我就是忍不住嘛。”

金力灿内心叹了口气,只好耐心地说;“谁都会长痘痘的,没事,记住一定不要摸。”

刘永才懵懵懂懂的点点头,

金力灿表示,希望他是真的知道了才点头…

是的,刘永才长痘痘了。

这天早上天还没亮,文钟业起来上厕所,看见镜子前有个身影吓了一跳。

“永才哥…?”文钟业半眯着眼睛慢慢走到刘永才旁边,“哥在干什么?”

“钟欧巴,”只见刘永才一脸严肃的转过头来,“你真的要知道吗??”

被他哥的表情吓没了睡意,文钟业表情也变得认真起来,

“出了什么了事吗…哥?可以跟我说。”

“我长痘痘了!我不想活了………〒▽〒”

文钟业无言,转身准备回屋。

“诶你干嘛去啊?”刘永才抓住文钟业,

文钟业无奈的转回身:“哥,长痘痘是正常的事,不用担心,就像你两天不吃汉堡就会难受一样。”

说完拍了拍刘永才的肩膀潇洒的走了。

受到文钟业安慰(?)的刘永才愣住了,他倒没觉得汉堡和痘痘有什么关系。

他只是觉得,文钟业皮肤怎么那么好啊!

上节目时,MC问文钟业:“钟业君最近有什么新的发现吗?”

文钟业腼腆的一笑,“就是我发现皮肤一定要保养,好的皮肤是需要保养的。”

刘永才“唰”地看向文钟业,这这这不是指桑骂槐吗?

“我发现钟业君的皮肤好像就很不错呢?有什么秘诀吗?”MC问道,

秘诀?刘永才在心里腹诽,三天吃两天汉堡算不算秘诀?

只听文钟业慢悠悠的说,“我现在找到了适合自己的水乳,皮肤就变好了。”

刘永才撇撇嘴,感觉自己脸上的痘痘又大了一圈。

刚想伸手去摸,身后的金力灿咳了一声,于是只好悻悻的收回手。

又不甘心的看了文钟业一眼,确实…皮肤变好了啊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