瑞秋

五五六六七七八八

【z才】棉花糖

见面会上抱抱的环节,其实是有一点出乎刘永才预料的。

他看了一眼舞台上的另外五个人,该选谁呢,真是苦恼啊。

郑大贤一双眼睛一直看着他,他想那还是选郑大贤好了。

“那我选……”还没说出口就听到有人说:我来抱永才哥吧。

在舞台上说出这话的人是崔準烘。

刘永才倒是在心底小小惊讶了一下,没想到会是这个平常比较害羞弟弟开的口。

旁边郑大贤眼睛有些深沉,有意无意地看了一眼崔準烘,崔準烘好像没看到似的,只是笑着看向刘永才。

于是MC说:既然我们Zelo君自告奋勇了,那就请我们永才君伸开双臂,然后Zelo君从后面抱住就好了,想想都会是特别有爱的画面呢。

以为是在演泰坦尼克号吗,刘永才心里默默想着,不过只要粉丝们开心就好了。

他张开双臂,故意夸张地闭上眼睛一幅享受的样子,然后他就感到一双手臂环住了他。

真的是长大了啊我们準烘,手臂都这么有力。刘永才这样想着的时候,突然感到身上一股被电流穿过的感觉,先是胸被抚摸了,然后胸前两点又被两只手捏弄了一下,他不禁轻颤了一下。接着就听到身后的始作俑者凑近自己耳朵带着笑意说道:永才哥真的好敏感啊~

被弟弟咬过的耳朵也痒了起来,刘永才装作没听到推开崔凖烘的手,向MC点头示意可以继续下一个环节,随即站回了郑大贤旁边,郑大贤看了刘永才一眼什么话都没说,崔準烘挠了挠头对台下粉丝笑了笑,也站回了队伍里。

见面会结束后,大家回酒店分头回了自己的房间。

刘永才爱干净,回房间第一件事就是洗澡,换了干净的T恤和短裤后便躺在床上玩游戏。

“砰砰砰”这个时候来找他的应该就是郑大贤了,也不会有谁这么无聊了。

这样想着刘永才打开了门。

“準烘??”刘永才今天第二次因为崔準烘惊掉了下巴,“有事吗?”

崔準烘委屈地撇了撇嘴,“哥看到是我很不开心吗?没事我不能来找哥吗?”

刘永才觉得好像确实自己有些过分了,弟弟来找自己聊聊天也没什么的嘛,“噢……是哥说错话了,只是没见过你晚上来找我……所以……”

“永才哥不用道歉啦,只是你不打算让我进去吗……”

啊……刘永才觉得今天自己又犯傻了。

在屋内坐着,两人面面相觑,一时不知道说些什么好。

觉得有些安静的刘永才打算先开口:“準烘啊……”

“哥平时跟大贤哥都聊什么?”

“…诶?”

“感觉哥和大贤哥特别亲,就好像恋人一样。”

刘永才觉得他真的是不知道这个弟弟在想什么了,“恋人这是什么话啊,只是因为我们俩是同龄亲故,因此而已啊,”也不知道他现在为什么要解释,好像哥哥是他吧……

“可是上次大贤哥向我炫耀他抱过你,说你特别软!”崔準烘好像没听他的解释,只是理直气壮地说着。

刘永才:“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”

“哥,我想抱你可以吗?”突然崔準烘就抚上身来,刘永才被他的动作逼得往后靠,“你……刚才在台上不是抱过了吗??!!!”崔準烘在刘永才的上方,身影几乎笼罩住了他。

“可是我喜欢哥呀。”崔準烘的眼睛亮晶晶的,刘永才一时愣了神。

崔準烘的动作没有停下来,而是上下抚摸着,隐约有了点情色的味道。

“放手……!!呀!!……啊!崔準烘放开我!!那你抱完就走啊!!……放手啊!”刘永才整个人被崔準烘压在沙发上,双手不停推着身上却无济于事。

“你还想干嘛啊!放手啊……我叫你放手崔準烘!我是你哥!!啊……你在干嘛!”

崔準烘一只手伸入刘永才的衣服里,玩弄着刘永才胸前的两点。

刘永才浑身都没了力气,挣扎的双手也只是无力地推着崔準烘,“啊嗯……你……到底为……什么……嗯……这样……放开……”

“都说了我喜欢哥了,”崔準烘亲吻着刘永才的嘴唇,“真的最喜欢最喜欢哥了。”

这个人,怎么连嘴唇都像棉花糖一样甜呢。

刘永才已经说不出话了,任由着这个弟弟在他身上为所欲为,他的大脑一片混沌,陌生的感觉和弟弟方才的告白都让他的大脑停止运作。

他只迷迷糊糊地想着,崔準烘明明是弟弟,为什么对亲吻这么了解呢。

崔準烘一路吻着,从刘永才的嘴唇,到白皙的锁骨,再到胸前的两颗茱萸,都留下深红的吻痕,这都是属于他的印记——天知道他想这样做多久了。

在即将进入时,刘永才咬住了嘴唇,尽管崔準烘已经够温柔了,可他还是害怕疼。

崔準烘抓住刘永才的下巴,使那无辜的嘴唇被解放出来,他用力地吻上去,同时挺身进入了身下的人。刘永才喘息着,额前的头发已被汗水打湿,崔準烘的手撑在他两侧,身下温柔的进攻着。然后他们相视而笑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“请你形容一下每个成员。”
“嗯…永才哥真的很像软绵绵的棉花糖。”

真的,最喜欢永才哥了。

这句崔準烘是在心里说的,但他知道刘永才知道。

End

(看了昨天见面会那张图有感而发…随便看看吧…谢谢大家:)

评论(1)

热度(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