瑞秋

五五六六七七八八

【国才】Lovesick(Untact背景)

Lovesick

“呀!刘永才!”金力灿在门口皱着眉头喊,“你也太舒服了吧!”

崔準烘推了推躺在地板上呈大字状的刘永才,“永才哥,起来了~”

刘永才一动不动,善良的忙内不忍心,只好求助的看向门口站着的方容国。

方容国什么话也没说,只是嘴角的弧度显示了他的好心情。

对于刘永才的放肆,方容国从来不管,甚至可以说是宠溺。

作为队长的威严,使得其他成员私下不敢和方容国多打闹。

可是刘永才不一样,他一点也不怕他。

他对成员们的反应不以为然,像小猫用树枝去逗大老虎一样,刘永才知道,方容国内心也是渴望阳光的。

他喜欢和方容国聊天,讲从别人那里听来的好玩的事,就像孩子一样,笑起来一双眼睛弯弯的,方容国看着他,也温柔的笑。

有时刘永才也会安静下来,听方容国淡淡的说着那些悠长的事。

难能可贵的聆听者。

他有点幼稚,也很可爱。

只有刘永才,让他觉得能够有能够理解自己的人。

他不愿意把心里事说给别人听,可是刘永才愿意走到他身边。

他是特别的,方容国心里清楚。所以难免有偏心的情况,只是有时会被金力灿看出来,不过他也不会去解释什么。

刘永才那孩子啊,是太过干净纯粹的人了。

不想伤害他。


吃过饭的午后,大家坐在院子里大眼瞪小眼。

最先提议去钓鱼的刘永才没去钓鱼,郑大贤好笑的看刘永才钻进房间,和其他的成员起身去拿了钓鱼竿。

“容国哥,你要去吗?”文钟业手中拿着最后一支鱼竿。

“没事,我就在这晒会儿太阳就行。”方容国坐在椅子上摆摆手。

文钟业懵懵的点了下头,走到外面去找郑大贤他们了。

方容国走到屋里,不出意外,刘永才已经睡着了。

侧着躺在地上,身子蜷成一团。特别小的一只。

方容国无声的端详着他,不经意间抚摸着刘永才的脸。

是鲜活的生命啊。

细ni的皮肤和柔软的质感,足以让人感受到自己是活着的。

大拇指的指腹摩ca着微张开的唇,方容国低下头,吻住还在沉睡的刘永才。

唇齿间厮磨着,舌tou伸进身下人的口中交错缠绵。

忍不住的,方容国吻上刘永才的脖颈,舌头tian舐着往下移动。

“哥…?”方容国一时僵住了身子,

刘永才不知什么时候醒了过来,说话还有些鼻音。

“…我先出去了。”方容国不知道该说什么,打算离开房间时被刘永才抓住了衣服。

“可以的。”什么?方容国以为自己听错了。

“永才你知道我不该……”“哥,可以的。”

方容国撑住地板吻上刘永才,和之前不同,这次的吻带着强势与占有欲。

刘永才两手无力地放在耳朵两侧,承受着方容国的亲吻。

就像方容国这个人一样,他的前xi冗长而有力,刘永才头发已有些被汗湿,软软的贴在脸上,不时发出一两句隐忍的呻yin。

“可以吗?”

刘永才点点头,下一秒被贯chuan的疼痛就使他叫出声来。

“哥…好疼……”刘永才红了眼眶,“不要了……”

方容国安抚的吻了吻刘永才的眼睛,开始缓慢的动起来。

他逐渐加快速度,刘永才有些受不了想逃开,被抓住了身子,到最后时已经完全软成一滩水。

方容国狠狠撞ji了几下换来几声呜咽,两人便一起释放了。

刘永才已经完全没力气了,乖乖的窝在方容国怀里。

方容国搂着刘永才,亲了亲他的鼻子,

“我爱你。”

END

评论(3)

热度(14)